草海,在中国最美的高原湿地间人鸟齐欢

[2017-05-31 15:38] 来源:网络 标签:草海,在,中国,最,美的,高原,湿,地间,人鸟,
导读: 时隔两年,我第二次来到贵州西部这个边远小城威宁草海镇。 路过西海码头时,匆匆看一眼,已经完全认不出来了,当年种满庄稼的湖边湿地上简单的游船码头,现在已经建成了一个游

  原标题:草海,在中国最美的高原湿地间人鸟齐欢

  时隔两年,我第二次来到贵州西部这个边远小城——威宁草海镇。

  路过西海码头时,匆匆看一眼,已经完全认不出来了,当年种满庄稼的湖边湿地上简单的游船码头,现在已经建成了一个游客中心兼市民广场。湿地里的庄稼地也变成了规模成片的万寿菊花海,草海湖在花海尽头浩渺着,忍不住内心也跟着浩渺起来。

  热烈火把节

  但先不着急放舟草海。上一次来是秋天,是来看大自然的原住民——水鸟,众所周知,秋冬季的草海是鸟类的王国,是观鸟旅游的天堂。而这一次,草海令我念念不忘的,其实除了鸟,除了高原湖泊,还有人!威宁县,其实它的全称是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这里的少数民族色彩斑斓——他们也是大自然的原住民,原生原态地生活在草海湖周围。盛夏七月,正是彝族同胞举办火把节盛典的时节。实际上草海的每一个季节都给人带来惊艳。

  威宁板底乡,从村里去火把节现场的公路上已经禁止车辆通行,四乡八里的彝族同胞盛装出行,簇拥在这条公路上,赶往会场。少女们右衽彩衣,百褶花裙曳地,头帕上缀满小饰品,挽着胳膊边说边笑,五颜六色的裙裾灵动飞舞;小伙子们披着彝语称为“察尔瓦”的披风,头帕层层,斜插一个被称为“兹提”的尖锥,一路打打闹闹,偷偷打量同样成群结伙的女孩。从村口走到火把节会场只需要十分钟,但我已经眼花瞭乱。

  火把狂欢自然是在夜里,但从下午开始,会场已经热闹非凡。一个彝族少女把秋千荡到天上去了,围观的人们在尖叫,吹口哨;旋转跷跷板上,两个小伙子在较劲,“察尔瓦”披风平飞展开,一起一落,如同鹰的翅膀;好几群女孩手牵着手围成圈在广场中央跳“罗作舞”或者“左脚舞”;全乡的中小学生都来了,上千个孩子围着会场前面的大水塘,舞动着小铃铛;山坡上一簇一簇的彝家女在唱山歌,听不懂在唱什么,唱了一段会突然羞涩地笑起来。路边临时的小吃摊,村里人的临时小生计,卖苦荞粑、细毛羊杂汤、乌撒茶、烤土豆,都是威宁的土产,让我想起北方农村的“庙会”,但又完全不同。喝了两杯“咂酒”,甜香,如同饮料,忍不住又喝了两杯。火把节同时也是彝族女孩比美的节日,各种绮丽的服装,加上少数民族能歌善舞的天性,酒后,混进花枝招展的人群,一时间我感觉是进入了一个巨大的蝴蝶阵。

  清凉草海

  从无梦的沉睡中突然醒来,一时间搞不清身在何处,裹着被子,温暖舒适,身体一动也不想动。一秒钟的失忆,就象脆弱的堤坝被洪水般的记忆瞬间冲垮——七月火把节、遥远的黔西、威宁草海——我在此处,或在彼处,我在别处——我在威宁,瞬间点爆兴奋,翻身起床,顿觉凉意森森,拿过手机查看实时天气,威宁:小雨,南风2级,气温16-20℃。

  难以想象这是七月的中国南方,我所生活的那个北方大都市,人们正在跟刚刚入伏的酷暑鏖战。坐在我对面船舷上的小伙伴来自湖北,他把埋在手机屏幕里的头抬起来,兴灾乐祸地宣布:“武汉今天37度。”我们穿着抓绒衣坐在一艘篾篷小木船上,竹篙点处,船头压倒一片蒲草,在船尾又立起来,水面清澈,细雨点开的涟漪下面,一种藻类植物在水下开着粉红色的小花。不远处一只鷿鹈(pì tī)钻入水中,又在别处冒出来,像是在捉迷藏;白骨顶游进蒲草丛,游出来的却是一只黑水鸡;一只巨大的灰鹳扑楞楞掠过草尖飞远。但真正在草海观鸟的季节,却要在秋冬季,你会看到成千上万的斑头雁、小天鹅、赤麻鸭、红嘴鸥,特别是著名的黑颈鹤,黑颈鹤已是草海的吉祥物,是威宁人的骄傲。但夏季的草海,更引人注意的是大自然的绿意和高原湖泊的清凉圣境,这是其他季节体会不会的。

  BBC(英国广播公司)的大型纪录片《Wild China》(《美丽中国》)的开篇就是威宁草海。美丽从这里开始,真是再恰当不过了。我们的小木船静静地滑过湖面,小雨沙沙地打在篾篷上,天空风云变幻,内心却如草海的湖面平静异常,倒映着远村、青山,和缭绕着青山的白云,以及旅途中的所有故事,“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唯止能止众止耳”,突然很想来一壶茶,坐在船上看雁来鸥去,云卷云舒。

  (文字作者:空游无依)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