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陪考团跨三代:78岁老奶奶和1岁二娃齐上阵

[2017-06-08 09:33] 来源:网络 标签:高考,陪考团,跨,三代,78岁,老奶奶,和,1岁,二娃,
导读: 一名78岁的老人自己坐轮椅来到省实验中学考点,看着自己的孙子进考场。 陪儿子陪孙子 七旬老人陪考12次 7日上午8点40分,省实验中学考点,一名坐在电动轮椅上的老人努力往校门里张望

  原标题:高考陪考团跨三代:78岁老奶奶和1岁二娃齐上阵

一名78岁的老人自己坐轮椅来到省实验中学考点,看着自己的孙子进考场。

陪儿子陪孙子

七旬老人陪考12次

7日上午8点40分,省实验中学考点,一名坐在电动轮椅上的老人努力往校门里张望,一分钟前她的孙子刚从这里走进考场。

老人姓董,今年已78岁,平常出行必须乘坐轮椅,孙子参加高考,老人早几天就开始跟家人商量,说啥也要过来陪考,但全家人都不同意。7日一大早,老人就瞒着家人离开了家,自己乘坐电动轮椅到了考点,直到考试开场才放心地离去。

在全省各地,陪考老人的身影都很常见,有的老人甚至还成了陪考“专业户”。

上午10点,在德州一中考点,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格外引人注目。老人姓袁,今年70岁,是特意过来陪外孙女参加高考的。

袁女士有3个儿子、1个女儿,其中3个儿子都是大学生,今年考试的是小女儿家的孩子,去年和前年也曾来陪孙子孙女高考,30年来她至少已经陪考12次了。“我自己没有文化,看到孩子们高考特别开心,以前是陪儿子和女儿考试。现在每一位孙辈中考、高考,我都到考场陪考。”

在枣庄市薛城八中门口,也有这么一位执著的陪考老人。

“今年是陪考第十年啦!”说起陪考,70岁的张奶奶很有经验,她连续10年分别陪着自家的五个外孙和亲戚家的孩子高考。“只要是家里有孩子参加高考,我都会来这里陪着。”

今年,亲孙子参加高考,张奶奶很是激动,陪考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陪自己的孙子高考,还挺紧张的。“昨晚紧张得我一夜没睡,孙子也是紧张,没吃好也没睡好。”张奶奶说。

中年家长的眼神里有无尽的期盼、不安和希冀。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陈文进 摄

儿子高考

交警父亲场外执勤

跟坐在轮椅上的董奶奶一样,每位家长都心情激动而又紧张!在济南一中,一位妈妈就因为没看到孩子入场,请求保安进考场查看。

这位女士的儿子跟同学一起去吃饭,还跟妈妈约定好下午考试前在考点门口见面。可是,不知是孩子着急自己进了场,还是因为人多,妈妈没看到儿子,妈妈在开考前一小时就赶到了,但始终没有看到儿子的身影。

“怎么办?怎么办?”妈妈焦虑地说着,不论一旁的家长和学校带队老师怎么安慰,脸上的焦急、忧虑始终没有丝毫减缓。

因为工作特殊,也不是所有的家长都能在考场外一心一意地陪着孩子一起迎接人生大考。

聊城交巡警支队东阿大队城区中队队长刘凤军的儿子今年高考,但刘凤军放弃了请假陪考的机会,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7日早上7点,刘凤军在东阿实验高中疏导交通、维持秩序。他的儿子也在这个考点高考,真是“上阵父子兵”。虽然离考场只有几十米,但刘凤军最终还是没让孩子知道。

他很牵挂考场里的儿子,但没有时间去陪伴孩子。考试期间,他不停地巡逻在高考学校周边,疏导着交通。

上午第一场考试结束后,刘凤军的爱人接走了孩子,俩人在考点外恰巧见到了正在执勤的刘凤军。“由于任务在身,我不能像其他父亲一样去陪伴孩子,但作为一名交警在考点外为众多的考生服务,孩子是能够体谅的,更何况我在考场外执勤也算是陪考了。”刘凤军笑着说。

在济南艺术学校高考考点,五岁的刘书豪“旷课”陪姐姐考试。

给弟弟一个熊抱

高考姐姐很幸福

7日下午,在济宁市育才中学大门口外,1岁半的小男孩翰翰格外引人注意。在爸爸曾兆利的怀抱中,小翰翰和爸爸一起等着姐姐考试结束。穿着黑色T恤、牛仔背带裤,手里拿着小扇子,下午的阳光依然很足,晒得小翰翰有些蔫蔫的,但他不哭不闹,在爸爸怀里安静地窝着。

随着一声清脆的铃响,数学考试结束了,小翰翰和爸爸焦急地寻找着姐姐。隔老远,翰翰就看到了姐姐,挥舞起小手,姐姐曾若涵也倍感惊喜,上来就是一个大熊抱,在弟弟脸上亲了一口。“这么热的天,怎么还带他来了。”看着弟弟晒得小脸通红,姐姐若涵有些心疼。

“看到弟弟来接我,感觉挺幸福的。”若涵说。

“老大高考结束就省心了,接下来还得给老二操心。”照顾着怀里的小儿子,牵挂着考场上的大女儿,曾兆利嘴上抱怨着,但眼里透出的却是满满的幸福。

随着二孩全面放开,陪考大军里小嫩娃的身影越来越多。

7日下午,在德州二中考点前,闫女士就抱着自己一岁多的女儿来给儿子陪考。

“孩子平时住校,每两周回家一次。”闫女士说,妹妹跟哥哥特别亲。“哥哥平时住校,每两周回家一次,每次哥哥放假回家都会跟妹妹一块玩耍,由于年龄原因,妹妹虽然不会表达,但从表情中可以看出她的欣喜。”

“这次带妹妹过来也是为哥哥加油助威的。”说着,眼看考试时间快要结束,闫女士抱着妹妹向学校门口走去,挥着妹妹的小手说,“加油!”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现在的考生对待高考已经多了一分淡定、洒脱。可是,陪考家长的紧张情绪却一点没有改变。担心孩子的吃住,关心考题的难易。高考,一方面检验了考生的素质,也让考场外的家长们一起接受考验。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泰来 杜洪雷 朱文龙 时培磊 康宇 李怀磊 赵艳虹 靖亚如 路龙帅 刘潇 通讯员 刘志岭)

新闻链接:

陪考家长不易累了躺地午休

高考首日,上午的温度还算适宜,中午就开始炎热起来,下午1点50分,记者来到菏泽牡丹区实验中学考场,人行道上许多家长和考生席地而坐,正在等待考场开门。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名累了之后睡在地上的家长显得十分引人注目。

在菏泽牡丹实验中学考场,一位陪考家长躺在树荫下睡午觉。

这位家长在树荫下面铺了个毯子,毯子下面好像还垫了几张报纸,就蜷缩着身子睡着了。记者在一旁等待,直到这名家长醒来,记者才上前采访。

“我们夫妻俩陪着闺女来考试,她们娘俩在那边找个地方歇会,我就躺这睡着了。”王安中醒来后告诉记者,他们家住王浩屯,距离考场很远,骑电动车要一个多小时。“孩子三天前就在考场附近租了房子备考,我们夫妻俩是今天才过来的。”

王安中说,在家干活也不踏实,还不如在考场外等着安心。早晨7点,王安中夫妻俩从家里骑电动车来到考场,孩子进入考场后,他俩就一直在外面等着。上午孩子考完了,一家人在附近找个饭馆吃完饭,就在考场外歇一歇等着,直到孩子下午考完。“我在这睡了一个多小时,睡得也不踏实。”